2013年11月18日星期一

鴨子也從新出發








鴨子也從新出發

早日,在街上看到一幕很窩心情景。

而這一日,是長週末最後一天,街道上行人與車輛俱少。這時我剛逛完超市,正踏出門口就看到前不遠處來了隊「不知所謂」的東西?

這像鴨也像鵝的禽鳥,家八口,母在前跑,小雛隨後追,而父親卻要盯緊環境負起那監察和保護責任,若遇到不尋常事兒,就如我的窮追不捨他便會亮響喉音,更會在需要時用身體阻止危險的發生,這便是愛的教育!

原來,「人間有情」這句話可概括到大自然其它地方
……

多年前一次浮潛,已得到証實,魚也會在水中儷影雙雙,那時就感到很是奇妙;沒想到這裡的水鴨亦會知道狩獵期完結,竟敢公然放膽的夫唱婦隨,牠們翹着首,挪扭着胖胖「腹」軀,昂昂然、屁股搖搖的在街上走,那些駕駛者在遇到時也會停車禮讓,儼然這裡已成了牠們的地盆,更可愛的是,牠們所到之處,那些戶主還會給牠們一份孝敬!

奇怪?牠們像各自擁有領土,與別的鴨夫妻分庭抗禮而互不相犯?這便要問上一問,那其牠的去了那裡?

在新西蘭,每年從五月第二個星期至以後的三個月內,為了平衡水鴨過度的增長,是容許領了牌照的狩獵者去捕殺這些禽鳥,這牌照費好像是八十元,內裡包括了一些人道規定,違反了給告上法庭便會得到頗為昂貴的懲罰。

在這個國家,對大自然的一切規管都是嚴慈有別,嚴是對人類而言,慈的便是指那些野外生物。我對這方面的規定並不怎樣熟識,只是看過禁示板後才知道一些大概。比如狩獵水鴨就有名文規定,你只能持槍待牠離開水面,並飛到半空時才可向牠射殺,而且也只限於獵槍。雖然我知道有些人會使用散彈槍,或用低於標準焦耳之手氣槍,亦會有人設局用食物將其誘入屋內
但凡此種種,當然是在禁之列。

除此,也有許多保護條例涉及海洋生物,一般都有攫取量和體積大小指引,較出名的要算是一種叫
Toheroa 的貝類海產,可算得是傳奇。在十九世紀二十年代,這個少人居住的世外國度裡,法令只容許每人攜取五十隻份量,及後由於人為濫捕,數量下跌,那量便改為十隻,最後更設保護區封閉了主產量海灘以便確保其繁殖而不至於滅絕。所以到了今天,仍有許多新西蘭人都只是聞其名而未能觀其貌;而我亦不例外,也是從老一輩口中才得知這是十分味美的食品,他們還說,沒可能會有其它貝類物能夠與之相比……

有見及此,我節錄了一段在互聯網上的記述,也好看看牠有如何「傳奇」!

The Toheroa has always been popular locally. However, it is the prerogative of His Majesty the King to set the fashion in most things, and during his visit to New Zealand, when Prince of Wales, he was introduced to Toheroa soup on the menu at a dinner party. He was so impressed with it that he signed the menu and added a mark of appreciation “Excellent” opposite the Toheroa soup course.

打開話盒子,也提一提我住處附近海域的一個頗大海島
(Kapiti Island) ,這是一個鳥類自然保育區,是鳥兒和觀鳥者的天堂,政府為使牠們繁衍不致受到天敵影響,不惜在島上捕殺所有可危害雀鳥的生物。

  
每年夏天,許多學校都會組團帶學生來這兒參觀,那裡有工作人員辦工及居住的小屋,登島人是要遵守一些限制,主要是人數的上限,和登島後要被檢查,看有否違例攜帶危害雀鳥的物品。由於經常來的人不多,在踏足島後的感覺會是有些原始。來此地的訪客要有一個心理準備,就是為了保持原始風貌,這裡沒建棧道,那高低不平小徑,會因樹林長年累月沒得陽光照射而多苔蘚,在林內行走亦要多加注意,遇着雨後晴天便要提防泥沼路滑,有時也會遇上鳥糞的從天而降,因此雨褸、帽子和後備行山鞋便是必備之物。
記不起是20122013年,島上工作者發現了一不速之客,有一種像水獺(Stoat) 的動物依附著浮木登了陸,而這種生物是捕鳥及吃鳥蛋能手,因此漁農處便派出人手上岸搜捕,其中有許多是志願人士,他們要記錄、追蹤、捕殺及連續不斷的搜尋,直至發現不到這些入侵者為止。

昨天在麥記吃早餐,隔著窗又再目睹了另一溫馨場面,遺憾是沒能拍下照像。那是一隻水鴨媽媽帶著八隻小雛鴨在溪邊草地漫步,她很用心呵護及教導牠們,並一步一步的引向水邊;沒多久這一班初生之犢便從母親處上了一課,游那開心愉快的自由式!

至於「那其牠的去了那裡」?

原來是為了積極孕育下一代而蟄伏
後記:
此圖片內的是一隻跟同伴失散了的企鵝,在數年前的夏天,牠因口渴又或是否大近視?誤將耀眼雪白的海沙當了晶瑩的冰雪而吃進肚子裡……
那時牠已是奄奄一息的躺臥在沙灘,幸好沒多久便被人發現,並連隨致電防止虐畜會著派人來作處理。最後這一隻身軀足足超過一公尺高的皇帝企鵝在醫護悉心照料下得到康復,繼而送回南極的海洋處。及後,本地一塑像藝術家更把牠製成實體塑像,而我更拍下照片,看那多麼的軒偉呀!

還有,這是我女兒給母親搞的惹笑版!
至於幅企鵝照的後方,便是我說的Kapiti Island了。